第九十一章 生死逃亡

最新网址:www.washuw.org

我其实并非拒绝逃跑躲避可怕的费尔南多老魔头,可这样不明不白的一条道走到黑,谁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我实在累到不行,眼见梅里尔没有立马追过来,才坐到一个墙角边上继续休息,恢复这十几分钟迅速消逝的体力。

人间的这副躯壳毕竟没有经过高强度训练,可经不住梅里尔这样瞎折腾,再跑几分钟,气都被他给跑断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躺在此地,就我而言,冷是冷了点,并非不是多全齐美的好事。

可梅里尔明显不这样想。

梅里尔急切道:“不行,卡多索学院在任何机构派卧底都不会派您这样的人才去。将您接回学院是高层下的死命令,这样,我背你出去!”

梅里尔这时已然到了我跟前。

看这小伙子身材瘦削的样子,跑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气不喘心不跳,现在又扬言背我,看来卡多索这种学校确实有它独到之本事。

我感觉体内的乱流渐渐稳定,坐起身愤愤追问梅里尔道:“咱们这是往哪里跑?你们在云州军区司令部有自己人,他们也有,怎么一到关键时刻,追踪我们的就全是他们的人呢?”

“我们在云州军分区的人都不是明面上可以指挥各部行动的领导级官员,就算有个别高级军官,也都是隐藏在暗处,给予我们有限的帮助,不会将他们的身份暴露出来。暴露身份风险太高,一方面是因为这样以公谋私可能会受到军方处分,失去应有的价值不说,还影响大局。另一方面是暗线身份被彻底暴露后,难免会被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比如赛洛克斯大学派驻在军方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排挤我们的人……”

梅里尔目光灼灼,超快速的语气里充满悔恨和焦虑:“这次,是费尔南多在云州军区的人率先打破规矩,自己站出来了……他们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诬陷我们在军区的暗线私自派驻直升机扰乱市区安全,关键证据确凿,无可辩驳,确实是我们行事太过大意,盲目自信。军方那边近乎全线沦陷,只能堪堪顶住压力,不让自身遭到军事法庭的制裁。这次能帮我们逃出云州的,只有我们自己……我们必须快速离开费尔南多的视线,赶到云州高架桥,逃脱云州市区内设置的哨卡,才能打车离开云州……”

梅里尔紧张得汗水直从额头渗出,边和我解释,边催促我继续赶路。

跑路没看梅里尔滴半点汗水,待在原地倒让这位帅气小伙大汗淋漓。

看到梅里尔辛辛苦苦为我着急忙慌的样子,我就这样甩开他也着实不是人能干的事。

我没辙,只能顺着梅里尔的意思,强行站起来。

梅里尔正要搀我,我急道:“不用您拉我,我自己跑,总可以吧?”

梅里尔眉头皱成了花布褶子,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迁就我说:“可以,不过您得快点……”

“您带路……”我说。

我跟在梅里尔后边慢悠悠匀速在巷子之间奔跑着,毕竟一场马拉松的运动,似梅里尔那种全速飞奔,铁定不是我能吃得消的。

慢跑下倒轮到梅里尔渐渐支撑不住了,大气哼哧的,似是坚持不了的样子。

我想起梅里尔口中常说避开费尔南多的视线,我寻思眼下也没看到费尔南多呀,便呼着大气出声疑道:“我们的手机电话等通讯设备全部丢回宾利车了,费尔南多还能跟踪到我们?按理说我们现在随便找个出租车,尽量避开警察盘问的收费站点,不久没事吗?”

梅里尔上气不接下气回答说:“您身上的磁场能量,能被他们感应到,我正在极力运用自身能力平衡这些紊乱的波纹,有点耗力。费尔南多那个老东西狡猾得很,不好忽悠……快跑……”

睡到明天太阳升起,享受世间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的从容与自在。

费尔南多本事再大,想从云州这么大的城区搜出我,人生地不熟的,且是漆黑的夜间,绝对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从昨日里一个不问世事的年轻小伙到晚间被人追杀,这之间的经历,恍如一场梦境,很不真实。

我竟然幻想梅里尔如果此时能在我眼前消失该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我躺在墙角,美美的睡上一觉。

此种疼痛,比膝盖撞上课桌,大石头砸上脚拇趾,扯手指倒刺拉不断丝更犹有痛之而无不及。

这梅里尔说话的声音虽然柔柔弱弱的,行事风格却果敢得不行。

眼见布雷早将宾利出几十里之外了,梅里尔依然拉着我不放手,还要继续往前狂奔。

我哼哧着大气和梅里尔嚷道:“我跑不动了……你自己跑吧……累死我了……我反正跟费尔南多无冤无仇的,他不敢把我怎么样,要不还是让我直接加入赛洛克斯大学算了。就当是您打入塞洛克斯的卧底,以后有机会,再报答您们领导的知遇之恩……跑不动了……”

我索性躺在墙角,摆出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姿态。

梅里尔身在卡多索学院,作为练家子,跑这么点距离自然没什么难度。

可带着我这样一个老弱病残,属实是难为我。

我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往前跑半步。

我用力挣脱梅里尔的双手,靠在巷子边的墙边大口喘气,略微缓解早已虚脱的身体。

那一瞬间我痛得几乎忘却了呼吸与流泪,呆在原地只想尽快找回自己的知觉。

可恢复了知觉,才知道脚板心的痛感如绵绵无绝期,经久不息。

梅里尔大声喊着:“继续跑啊,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费尔南多跟踪我们的手段很多。如果布雷被他们追上,我们能走的路可就少了……快跑,不行就让我背你……”

梅里尔冲我赶来就要拉着我继续往前跑。

我一看这还得了,一跃而起忙往反方向兔子搏命似的连滚带爬飞驰十几米,以此拒绝梅里尔对我暴力拖行。

路灯暗黄的光亮将云州这座破旧城市的小巷照耀得暗如白霜。

巷子里逼窄的路面上坑坑洼洼,沟壑纵横,深处还有各种没处理干净的断瓦残垣,众多建筑与昏暗光线合为一体,叫人很难辨清前进的道路是否安全可靠。

我被梅里尔就这样拖着穿行在巷子中,许多时候我并不知道脚下的路下坡是下坡,上坡是上坡,直直的便一脚往地面蹬过去,叫我翻了好几个跟头不说,关键脚底心传来的那种板实厚重的肉痛之感仿佛让我小腿与肉身分了离。

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washuw.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