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捉鬼

最新网址:www.washuw.org

当然他也不是常人,心思通达到难以想象。哪怕在长白山的时候,自己被人家一招秒杀,狼狈的镶进墙里。

说实在的,晁空图是修道之人,有这般养气功夫很正常,但现实中的心态就丧到极点。

比如在学校,在单位,明明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脸面丢尽。结果领导一声吩咐,你还得擦干血泪,屁颠屁颠的跑去捧臭脚。

母子俩一起偷瞄着斜前方,那里坐着杨逸和小楠,同时暗道:再观察观察,发现不对,马上走人!

…………

转眼到了傍晚,洛城。

邱爸早派了车来接,一帮人下了飞机,就直奔邱家。当车子停在别墅门口时,海葵已快步迎出。

事前通过电话,她见了这么多人也没奇怪,简单介绍后,便汇报情况:“阿姨的状态还算稳定,白天折腾的有些强烈,不过还能应付。”

“那就好,先上去瞧瞧!”

一帮人呼啦啦的上楼,都很急切,无意中就把郑妈和郑开心落下了。人对这种事最敏感,尤其初到异地,心情惶恐,很容易有偏激情绪。

诶,还是还可以小天使温暖,特意留步,招手道:“开心,来!”

“……”

郑开心瞅了瞅妈妈,见其点头,才颠颠跑过去。

海葵蹲下身,打量一番,笑道:“你长得可真精神,以后肯定很帅很帅的!姐姐跟你讲哦,上面有个阿姨生病了,非常非常的吓人。你就暂时呆在这儿,我们一会就下来了,明白么?”

“嗯,我能感觉到,上面有个怪东西!”

小孩的神态特滑稽,大概类似于“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包。

“噗哧!”

海葵被逗的一乐,又道:“所以你要乖乖的,保护好妈妈,有什么事就找那个阿姨(保姆)。”

“嗯,我要保护好妈妈!”

哇,郑开心被哄的晕头转向,哪见过这么温柔可爱的小姐姐?而海葵又跟郑妈招呼一声,这才噔噔噔的跑上楼。

见此态度,郑妈稍稍安了心,跟儿子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候。

……

“啊!”

“好饿,我要吃东西!”

“求求你们,给我点东西吃……你们不得好死,啊!”

大床上,杨青还在挣扎叫喊,面部扭曲,比走时的状态要激烈一些。很明显,经过几天时间,祛邪丹也压制不住了。

“晁道长,您看这到底该怎么办?”邱叔满面愁容,憔悴了不少。

“呵,不用担心。”

晁空图搭眼一瞧,心中有数,道:“我这就作法,不过还得麻烦居士,我要先沐浴更衣。”

“……”

小楠动了动嘴唇,特想吐槽,可事关母亲生死,她难得规规矩矩的。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只要茅山道士抓鬼,就必定开设法坛,其实不然。所谓法坛,是供奉历代宗师、设醮施法、举行法事、讲经说道的场所,极其威严隆重。

道士没有自立法坛的,一个道观就一个法坛,也称法堂。

不多时,晁空图沐浴完毕,从里间出来。

众人眼前皆是一亮,只见他穿着一件紫色的宽大法衣,对襟,长及小腿,无袖披,袖长随身,上有金丝银线绣的阴阳八卦。

道髻高束,头戴方冠,那对眉毛本就挺拔不凡,被冠一衬,更是英气逼人。

“几位居士,暂请回避。”

他好像换了一个人,气度沉稳,宛如大家,悠然施了一礼。

“哦哦,好!”

待凡人出门,晁空图则拿过自己的行李,先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陶坛,道:“龙居士,劳烦你守在屋外,如果鬼气破窗而出,用坛口对准即可。”

“明白!”

海葵瞧了瞧,见里面藏着一枚符箓,也不多问,当即下楼。

随后,他又摸出一个罗盘,摆弄了片刻,似在查找方位。接着抖开一个布包,哗啷啷的掉出几块细骨。

“这是什么?”小糖奇道。

“鸡喉,就是鸡的喉咙骨。鸡是除处男之外阳气最盛的生物,鸡死后的血和骨,阳气一年都不会消散。”

他解释了一句,踱步上前,在门口的左侧墙角啪的一拍,一块鸡喉就按了进去。跟着横跨两步,在右侧上方的墙壁上,再是一拍。

如此这般,似按着一条古怪的路线图,接连拍了六块。

“啊!”

当第六块鸡喉按下去时,杨青猛然尖叫,前所未有的剧烈挣扎,而这疯狂中又透着一种恐惧,“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你不得好死!”

“……”

晁空图懒得理,留下一块没用,见三人懵逼中,又解释道:“茅山术中有七关,云垦关、尚冂关、紫晨关、上阳关、天阳关、玉宿关和太游关。这七关代表着某个区域的阳气流向,大至一城,小至一室。

我这个叫七星钉魂阵,将七关全部钉死,此间阳气便会停止流动。那鬼感受不到阳气,就会失去辨识,无法作恶伤及她的神魂。我再将其逼出,一举灭之!”

所谓术业有专攻,至理名言。

茅山派跟鬼怪打了近千年的交道,对其分类、习性、法术神通等等了如指掌。而如今灵气复苏,鬼怪初步重现,实力尚且弱小,正属茅山道士的业务范围。

却说晁空图按下了六颗鸡喉,剩下一颗攥在手里,然后又翻弄行李,稀里哗啦的掏出好些东西。

卧室中只余四人,杨逸随手布下一层禁制,继续跟小楠围观。小糖却站得非常近,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那箱子就跟机器猫的口袋似的,各种奇珍异宝。

晁空图把物件归置到一处,先捡起一个墨斗。这墨斗是古代木匠用的测量工具,在茅山术中,就是量天地正气,绝无偏差的意思。

他扭动线轮,扯出一条红褐色的用鸡血浸染的细线,封住了两扇窗户,吩咐道:“接盆水来!”

“啊?”

小糖一愣,随即才反应是跟自己说话,问:“多大的盆儿啊?”

“略大一些就行。”

“哦!”

她屁颠颠的跑出门,隔了两分钟,又屁颠颠的跑回来,把手里的家伙往桌上一放,咣的一声。

“……”

晁空图瞅瞅那大得离谱的洗衣盆,又瞅瞅完全不自觉的小肥皂,考虑要不要把她按下去搓成一锅肥皂泡。

什么鬼?你直接拎个浴缸来得了!

他摇了摇头,只拿起一刀黄纸,随手一划,呼的就烧了起来。那黄纸被扔进盆里,竟在水面燃烧成灰,迅速成了一滩黑水。

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挥,啪!第七块鸡喉骨,死死钉在天游关的穴眼上。

这天游关是阳气流动的循环口,如果将其钉死,屋内的阳气就会停止流动。

普通人觉得呼吸不畅,憋闷,呆久了晕头转向,乃至休克。而修士的感受就更明显,杨逸面露异色,不愧是千年大派,凋零至今,随便拿出一样,都是不得了的本事。

“啊!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床上的杨青也有察觉,嘶喊的愈发疯狂。可慢慢的,她那身子就软了下去,最后眼神呆滞,仿佛植物人一般。

晁空图不敢怠慢,取出一张剪成乌龟状的符纸,整体呈圆形,黄色,比巴掌还小一点。

“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天清清,地灵灵,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

他念了一遭驱鬼咒,左手捏诀,右手拈着纸龟,猛地往盆里一压。

砰!

纸龟入水,只见一道白烟蓬地升起,盆中嗡响。那纸龟在水面浮了两下,忽然抬了抬头,四肢划动,竟然活了过来。

“去!”

晁空图捏诀,再往床上一指。

那纸龟前爪一探,身体游动,慢悠悠的就想爬,爬,爬出洗衣盆……他不禁瞪了某人一眼,某人各种没心没肺,又变身表情包:哟哟哟,这个吊!这个吊!

“哗啦!”

所幸还好,随着水落声,纸龟费劲的爬了出来。

它伏在盆沿上顿了顿,似在辨认方向,然后猛地一跳,直接pia在了床上,又慢悠悠的向前爬去。

“……”

杨青还是植物人一般,浑身的肌肉却隐隐抽搐,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乱冲乱撞,又奈何不得。

终于,纸龟在四人的目送下,缓缓爬上了身,然后继续往上,整个糊在了杨青面部。

就见它垂着脑袋,对着她的双眉间用力一啄,再往起一拉。

“嘶!”

一道肉眼可见的滚滚黑气就被叼了出来,刹时间,室内阴风阵阵,连温度都降了几分——正是那只饿死鬼的游魂形态。

它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想飞出窗户逃走。但此间阳气被禁,鬼魂辨别不了方向,只能在空中乱窜。

“哼,区区小鬼也敢祸害人间。”

晁空图冷哼一声,抽出一把桃木剑,口中念咒:“前有黄神,后有越章。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念罢,他左手二指并拢,在细长的剑身上一抹。

这一下,仿若龙泉出鞘,呛啷啷一声,木剑竟含了一丝威凛金光。

他刚要喝道:去!

然后就听:轰!

从身边猛然劈出一道金紫雷弧,带着浩然之势正中鬼魂。

“嘶!”

那可怜的家伙不知藏了多少年,好容易附个身,谁成想一帮boss组团下本,连脸都没露,直接被轰杀干净。

卧槽!

晁空图一脸的mmp,扭头一瞧,小糖指尖还闪着雷光,根本不理他,扑上床就去看妈妈。

你妹啊!

要不是我把鬼逼出来,你特么能杀的了?这会跟我装大尾巴狼!

讲真,他的气性非常非常好,可不知怎么的,自从碰到这只肥皂,随时随地都想打人。

“晁道长,这就完了么?还有没有我们要做的?”杨逸撤下禁制,微(ba)妙(gua)的问道。

“本来预备了很多……呃,对,完了!”

晁空图还想解释一番,可想想特没劲,无奈的把鸡喉收起,冲外面喊道:“龙居士,上来吧,没事了!”

片刻,海葵拎着坛子跑上楼,也很神奇,“这就完了?”

“原本防备它破窗而出,才让你守着,现在倒简单了……”晁空图调整的非常快,已经将那股无奈和失落压制住。

按照传统套路,自己先用纸龟把鬼魂叼出,然后上桃木剑,桃木剑不行,还有符箓,门窗都被墨线封住,还有人拿坛守着,可谓万无一失。

结果咧,就像你提前一个月约好了女神,挺着狗舔似的大油头,喷着骚气的古龙水,逛街晚餐看电影,最后成功开房——女神说,哎呀不好意思,那个突然来了……

啧,丧病到无以复加!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茅山术盛名不虚,有劳晁道长了。”

“要不是你来帮忙,我们还真的没办法,多谢。”

到底两口子会说话,其实也是实情,他们硬肛可以,但的确不懂怎么驱鬼。

至于小糖那边,她见杨青面容安静,呼吸平稳,似已沉沉睡去,不由问:“喂,姓晁的,我妈没事了吧?”

“……”

晁空图过来瞧了瞧,又抖出一张符箓点燃,化成一团火焰在杨青身上转了一圈。

那火焰始终红中带青,并未变色,他便道:“鬼气已经驱逐干净,只是精力消耗过大,过于疲乏,修养十天半月就好了。”

“哈,你个没到先天的家伙,还挺有本事的嘛!”

小糖心情大爽,看对方也顺眼了不少,一把勾住他肩膀,道:“这人情我记下了,以后谁欺负你,找我,我帮你平事儿去!”

“……”

郑开心也非常紧张,再没有雀跃兴奋,有的只是离开家乡,对新环境的忐忑和不安。

他们俩在这互怼,另一边也是心情澎湃。

郑妈紧紧搂着儿子,缩在座位上神情惴惴。她已经后悔了,从上飞机就在痛骂自己,为毛要那么冲动啊?

什么都不了解,就傻愣愣的跟着来了!

当她第二十次进行这套追魂三连call时,晁空图终于忍无可忍,道:“你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不要怀疑我抓鬼的实力。只要那鬼没产生神通,它必死无疑。”

“切,你要是把后半句去掉,还能装个完整的逼。”小堇鄙视之。

“你无知不要带上我好么?”

所谓人穷志短,至理名言。要么技不如人,要么关系不如人,你没那个资格翻桌。

大家不用装,这种事很常见。如果谁有过类似的遭遇,来老铁,你给我打个溜溜溜!

话说他今天中午到的茅山,没休息,又上了去盛天的飞机。不出意外,今天傍晚就会抵达。

杨逸和小楠见了他,没有任何异样,热情中透着客套,友善中带着疏离——就像真请了一位茅山师父,然后带着去捉鬼一样。

晁空图不甘示弱,道:“如果它真的产生神通,你恐怕连坐在这怼我的机会都没有。”

哟!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能干死那只鬼嘛?”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不会伤害我妈妈嘛?”

小肥皂愣了愣,一直都是她日别人,没成想还能被反日。这种感觉简直太神奇了,一时半会转不过来弯,眨巴眨巴居然没嚷嚷。

“……”

而晁空图暗松了口气,特么的总算消停了!

晁空图坐在飞机上,左边靠着窗,右边靠着小糖。

他一向不喜欢靠窗,此刻却庆幸无比,毕竟砸碎窗户跳机,比塞住那张聒噪的小嘴更轻松一些。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有把握嘛?”

阅读长生物语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washuw.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