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不相干的人

最新网址:www.washuw.org

田妈妈挡在她面前,扯着她的衣服骂道:“童佳期你这个没教养没爹教的孩子,你那个没用的妈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你说谁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说啊!”

童佳期听到她提自己的妈妈,肚子里的火“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田伯母,我敬重你是长辈,不想和你吵!请你放尊重一点,别把我妈妈挂在你的嘴边上。我有说错吗?我和田野两个人刚结婚就有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找上门来,我不管那个女人是市长千金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女人,这都说明了一点,那就是田野就是个贱男人,家里有老婆还去勾搭别的女人,我说错了吗?以前是我瞎了眼才会想要嫁给你的宝贝儿子,现在我眼睛不瞎了,不可以吗?”

“童佳期你个没教养的野孩子,一声不了一声的骂我儿子,你当我是死的吗?”田妈妈怒火攻心,伸手就往童佳期的脸上抓。

PRADA专卖店很少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人同时围观过,大家都对里面发生的一幕指指点点的。

江染染十分严肃的站在店长面前质问道:“刚才她们两个吵架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上前阻拦?”

店长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我们的员工以为她们两个认识,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进到这个店即将消费的消费者与你们店铺之间有默示契约关系,你们店总要保护客人的安全才行,不然是要负责人的,你不懂吗?”江染染并不想这样咄咄逼人,可她才走开那么一小会儿童佳期就被人为难了,她心里的火气压不下去。

能做PRADA店长的人这些基础的法律常识还是懂的,可一般顾客没人懂这些也不会追究,今天这样的事儿也是第一次发生,她还没缓过神儿来。听见这位女性顾客用这种严肃的语气说出这几句话,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也不能轻易得罪,于是赶紧收起了自己的轻视连连道歉:“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这次是我们店里的疏忽!让二位受惊了。”

“染染,算了,跟他们店里没关系。”童佳期扯了江染染一下,她知道江染染这是心疼她呢,所以才会那么咄咄逼人。

江染染心情也平复下来了,拉着她的手说:“走,咱们吃饭去,好好给你压压惊。”

“哎!”童佳期赶紧拦住她:“你还穿着人家的衣服呢。”

“气糊涂我了……”江染染叹了口气,转身回更衣间换衣服去了。

童佳期朝着惊魂未定的店长笑了笑,指着男装品牌的方向说:“麻烦您,那套西装帮我包起来。”

“好的好的!”

江染染回来的时候,童佳期已经买好了东西结了账。店长亲自送她们出了门,还送了好多小礼品给她们“压惊”。

“童佳期,你竟然还有心思买衣服……”

“怎么啦?”

江染染问道:“田野他妈都欺负你欺负成这样了,你竟然不生气?”

童佳期停下了脚步,笑了笑,用十分冷静的语气说道:“染染,我干嘛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

“田野?”江染染本来就气势凌人,她扫了田妈妈一眼,那个眼神更是说不出的蔑视和憎恶,即便是只用一眼便能让田妈妈的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江染染轻哼一声,轻飘飘的说道:“怪不得呢,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说什么?!”田妈妈怒极,站起来就要给这两个小王八蛋点颜色瞧瞧,可那手刚扬起来就让让商场保安拦住了。眼见这个老女人又要吵闹行凶,商场保安也不得不用稍微温和一点的手段将她先“请”到办公室里冷静冷静。田妈妈被人抓着,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你们这是要干嘛?你们都疯了吧?胆子不小啊!我告诉你,我儿子是市委办公室的主任,我们亲家是章市长,你得罪了我明天就必须下岗滚蛋了你信不信?!你放开我!放开我!”

“佳期,这是谁啊?”江染染看着那个面目可憎的老太婆讨厌得紧,要不是她二十几年的教养摆在这儿,要不是她是个脑子里条条框框都是些规则的法律人,恐怕她就真的要跟她动手了!

她说刚才为什么听见外面那么吵,原来是这个老女人在为难童佳期!

童佳期刚刚本来就没有吃亏,而且也没让她真的碰着自己,就是她说的话太可恶,让她气得不行:“她是田野的妈妈。”

“田伯母,好巧。”童佳期大方的和对方打招呼,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毫无作假的成分:“您最近身体好吗?”

“我儿子有本事,未来儿媳妇又孝顺,补品炖品天天不断,我身体当然好了。”田妈妈上下打量童佳期一番,见她现在穿的人模狗样的,而且还比跟着他们儿子的时候耐看漂亮多了,顿时有点别扭:“听说你结婚了?还嫁给我们家田野的对头?”

田野和肖宸不和这种事儿,怎么谁都知道了?

童佳期哪儿能让她欺负不还手呢?她脚下一踢,把供客人试鞋子的小凳子踢到她脚边上,田野妈妈被绊了一下,动作缓了下来。

江染染刚从更衣室里出来就看到了个老女人为难童佳期,她脸色一沉,冲过去就把田野妈妈给拽开了:“哪儿来的疯女人?保安呢?你们店里就是这么看着客人被骚扰的?!”她这几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刚刚被吓傻的女店员赶紧冲出去找保安去了。

“你说什么?!”田妈妈一听她说自己嫁给田野是瞎了眼遇人不淑,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你说谁是嫌贫爱富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说!”

“嗯?我有说什么吗?”童佳期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伸手又要去摘那件衣服。

童佳期不甚在意,四两拨千斤的说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先生和田野有什么恩怨?”

“也对,”田妈妈呵呵一笑,眉眼间都是遮都遮不住的骄傲:“我听人说你现任老公得罪了章市长,被下放到山区里去去。可能这辈子没机会回来了吧?他这样的人,也确实不能和我们家田野成对头了,资格就不够了。”

现在想想也有些讽刺,田野结婚不到二十四小时便离婚另娶,他们这对做父母的不仅不为儿子的行为感到羞耻,还很开心的参加儿子和章市长千金的订婚宴去了。当时见面的时候,田野爸妈更是装作不认识她,好像她童佳期是个跟他们半点瓜葛也没有的陌生人,看了真叫人心凉。

不过现在嘛,那些事儿都过去了,童佳期不想去计较,也懒得去计较。就是刚才那一声称呼让她自己和对方多少都有些不自在罢了,她肯定也不会再这样把自己的真心和自己的尊敬捧给不想干的人胡乱摔,她又不贱。

看到她这个得意的样子,童佳期心里就一阵阵的不痛快。怎么说以前她童佳期都对他们老两口子恭敬有加,她不敢说自己有多么孝顺,可对田野的父母她一向掏心掏费的好,这会儿见了面她就和自己说这个?

“哎,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说的可真是一点也不错。”田妈妈本来没想把童佳期说的那么不堪,可看到她现在风风光光的,一点都不落魄的样子,她又有点不平衡了。田野和那个市长千金在一块之后多多少少的受了点委屈,每天都搞的特别累,反观这个前儿媳妇过的好,她心里就忍不住酸起劲儿来了:“你看,你这就是不小心给嫁错了,难道要等到自己人老珠黄了才能盼到他回来?听伯母的,实在不行就和他离了再找一个吧?你长得又不差,实在不行就找个年纪大点的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家田野那样的你是别想了。”

童佳期一向尊老爱幼,但是她尊敬的不包括这种为老不尊又势利眼的女人。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她深吸了几口气,朝着田妈妈露出了个甜甜的,完美无缺的笑,字字清楚的对她说道:“是啊,女怕嫁错郎,这句话说的真好!我之前就是瞎了眼才会嫁给田野,亏着我现在的老公不介意,他还觉得我之前遇人不淑嫁了个嫌贫爱富狼心狗肺的东西受了委屈,所以对我格外的好。”

对于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个称呼,童佳期觉得尴尬无比。

她和田野两个人谈了五年的恋爱,开始的那三年他们两个人在异地求学,基本上吃喝也是在童佳期母女家里,田野一口一个“妈”喊得童妈妈很开心,大家相处的也十分融洽。后来到雁门市之后,为了和田野爸妈打好关系,她几乎每个星期日都要去他家吃饭,顺便还要给他们带很多的礼物,只为了讨他们欢心而已。

田野爸妈虽然不在什么关键的位置上,可毕竟也是做过公务员的人,眼光高,有些看不上童佳期这样单亲家庭的姑娘,可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口中天上有地下无的好儿子有一年的学费都是童佳期这个单亲姑娘帮着赚回来的。他们不高兴归不高兴的,可却从来没把反对说出口过,但好歹童佳期外在条件不差,而且人也勤快,业绩好的时候工资比田野这个小公务员要高多了,时间久了他们两个把婚事敲定了,田野爸妈就给了他们改口红包。许是压抑的久了,有点翻身农奴的得解放的感觉,童佳期可是狠狠的叫了他们一阵“爸妈”,跟个小傻子似的。

阅读名门婚约:甜宠平民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washuw.org)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